• 護身符
    還有沒說的話嗎?
    2021-02-16   随笔
    73

我想,我是死了。

眼前最後的影像,是高速逼近的後車燈,然後「砰」的一聲,影像便立即終止了。

沒有定格,而是漆黑一片。沒有聲音,也沒有耳鳴「嗚⋯⋯」的聲音。

我下意識的伸出雙手,希望得到一點觸覺;我甚至看不到自己的手。

雙腳無意識的向前走⋯⋯,走?我不是在車上嗎?

即使沒有移動的景物,我還是意識到,自己正在向前移動;而且,沒有停止的意思。

「寧先生?寧先生?」突然前方有聲音,在呼喚我嗎?對!我姓寧。

在漆黑中,有著呼喚我的聲音,我繼續向著聲音方向移動。從聲音聽來,說話的是女的。

聲音越來越接近,眼晴看得出來,漆黑慢慢減淡變為暗灰色。

在這灰色當中,恍惚看到前面有個人影;一個女性的身影。

我站在這灰灰的身影前面,腳步自自然然的停下。

「請問妳是⋯⋯」那位這兩個字尚未出口,對方已搶先發言。「寧先生,你已經死了。陽壽已盡。」對方冷淡的,不帶一絲感情,彷彿在背稿子對白般。

「我⋯⋯這是⋯⋯⋯妳⋯⋯⋯」我口齒不清的想要發問,可是所有話語都像卡在喉嚨般。

「走吧!去看一眼你珍愛的人;之後,你得跟我走!」眼前灰色的她依舊沒帶半點感情。

至少該安慰剛死去的人吧!

我對目前的情況還不了解,然而灰色的人影已向前移動,我只好也隨著移動。我甚至不知道,自己是否在走路。

我死了⋯⋯嗎?電影裡不是能看到自己的屍身,然後被一團光牽引著的嗎?原來現實是這樣。

沒有光,只有灰矇矇一片。

她剛剛說我珍愛的人,猛然想起我那一雙小孩,他們年紀還小,父親就已經不在了。可以想像他們得知我的死訊,會不住哭喊叫爸爸吧!

想到這裡心就揪痛起來。

心痛的感覺還沒來得及舒緩,走出灰暗的隧道,場境頓然變成醫院內,手術室門外,我那一雙子女不住的大哭,很是淒涼。太太擁著大哭的子女,不斷的安慰他們。

他們大概得知我的死訊了吧!想到從此天人永隔,禁不住落下淚來。

「多看幾眼,得上路了。」灰矇矇的身影移到一旁,我跪在一雙兒女跟前。

「你們乖⋯⋯爸爸先走了⋯⋯,對不起,沒能看到你們長大成人⋯⋯⋯嗚嗚⋯⋯」看著兒女哭紅的雙眼,我的心如刀割!

即使肉體不在了,心痛的感覺依舊清晰。

「你們得聽媽媽的話⋯⋯知道嗎?」我抬頭看著妻子,她沒掉眼淚,只是皺著眉看著一雙兒女。

突然,我聽到妻子說話的聲音,然而她的嘴巴沒有動。

「以後的生活怎過?我能帶著兒女嫁給別人嗎?」

我愕然的看著她,難道我能讀到她的心思?

是死人附帶的能力嗎?

什麼?我才剛身故,就想到要改嫁的事麼?

我驚訝的死盯著她看,雖然她看不到我,但原來,我也看不透她。

原來⋯⋯夫婦間一直的疏離感,大概是因為她的心早已不在我身上吧!

如果我不是死了,大概她會先提出離婚吧!

我悽然看著一雙年幼的子女,擔憂著會不會最終成為孤兒,或是成為拖油瓶,在沒有愛的家庭下成長?

可是,一切已無法挽回。我人都已經不在了,再也無力改變什麼⋯⋯。

灰矇矇女聲突然响起:「該走了!到下一個地方去。」

「下一個地方?」我還不想離開,伸手想要抓住兒女的手,卻抓了個空。

接著,眼前小孩的臉龐變得越來越遙遠,我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向後飄⋯⋯。

「有很趕時間嗎?妳怎麼那麼不近人情?」我的一股怨氣無處宣洩,向著灰矇矇的女聲怒吼。

「我只想完成工作,其餘的事都與我無關!」灰矇矇女聲繼續那不帶感情的語調,連半點抑揚頓挫都沒有。

「我不想死!還有小孩要我照顧⋯⋯,我不想死!我求妳⋯⋯求妳⋯⋯不要帶我走好不好?」我再也無法控制情緒,我想要跪下來卻發現自己飄浮在空中,想要跪也無法如願。

「走吧!生死並非由你我所控制。」

我不想要跟她走,想要轉身回到醫院去,卻發現身體完全不受控。灰矇矇的身影像個大磁石般,把我吸附在身影後一定的距離內。

突然場景一轉,我身處在一間淡藍色佈置的房間內。

這是一個我熟悉非常的房間。

房間的主人,是我想念的人,一個我有負於她的人。

我喜歡她,可是礙於我已婚及家庭,我只能從她身邊消失;甚至,一句道別的話也沒有。

她電話打來我不接、訊息傳來我不看不聽、寄來的郵件我從來沒有回覆。

我以最殘忍的方式,離開她的身邊,對她的近況不聞不問。

我不想浪費她僅餘的青春,我期望,她能找到一個好的歸宿,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我身上。

我認為,這樣對她是最好的。

現在我死了,是潛意識把死後的我帶來這裡吧!

她一直是我心頭的牽掛,雖然我人是離開了她待在家庭裡,但我的心從來沒離開過。

以前沒道別到的,這次真的要道別了。

放眼望向陽台,我看到在抽著菸,喝著紅酒的她,房間內沒有其他人。

裝璜擺設什麼都沒變,床還是那小小的單人床。大概,她還是單身。

都那麼多年了,她還沒把自己嫁出去,是還在等我嗎?想到這裡,心頭微微一暖。

移到她的跟前,她看起來清減了不少,雙眼透著淡淡的傷感。

「唉⋯⋯!」突然响起她的一聲嘆息。按在醫院的經驗,我知道這一聲嘆息,是由她的心發出來。

她看著酒杯裡那些深紅的液體出神。「你今天過的好嗎?有過的幸福嗎?只要你幸福就好。我怎樣都沒所謂的,我還是能好好的生活⋯⋯。」

我馬上心神領會,她心裡的「你」,就是我。

灰矇矇女聲又在耳邊催促:「還有什麼話要說?快說吧!」

事到如今,我也再無顧忌將自己的心意說出來。「小茵,我一直都在想念妳。我不是騙子,真的!我們這輩子都註定有緣無份⋯⋯。期望,來生⋯⋯,我們不要再走散了。答應我⋯⋯,妳要好好的終老。我會等妳!」

小茵的表情好像起了些變化,難道她聽到我在講話?她心急的站起來四處張望,激動得眼淚奪眶而出。

突然刮起一陣風,種在陽台的小花都給吹散了,她看著被風捲起的花瓣,感覺將永遠失去一些重要的人或事,失控的放聲大哭。

淡藍色的房間逐漸遠離我的視線,我喃喃說著:「再見了⋯⋯我的愛。」

灰矇矇女聲又再响起:「走吧!」

我痛苦的閉上眼睛,心痛難過的感覺洶湧而上。「永別了⋯⋯,我所珍愛的人。」

場景一轉,我被帶到一條橋的橋口,灰矇矇女聲說:「把你送來這裡,我的工作就完成了。你只能向前走,沒可能走回頭了。會走哪條路,全看你的造化了。」

我喊著她:「小姐!妳到底是誰?」

「我?我只是個引路者,引導亡魂告別至親。」她還是一貫冷淡語調。「你走吧!我要負責下一個工作了。」

女子說完便回復寂靜無聲,我只好轉身,面對我接下來要走的路。


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