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櫻花
    【短篇小說】千里與 AI 智能機器人
    2020-10-06   小说
    44


純白牆面明亮暖陽照射幾扇玻璃窗台,青年懷裡抱著長耳朵藍綠色襯衫背心的黑兔娃娃,淺棕色柔軟秀髮憂傷落寞的眼神,坐在這間寬敞臥室的木質搖椅。

青年全身肌膚綁著漆黑像是繃帶的遮蔽物,他的皮膚不同於普通人是如同白血症一樣的雪白色,連皮膚的微血管都能清晰可見。只是被繃帶完全遮掩住,露出那張細緻的五官與表情。

此時他的頭部與博頸處被複雜的電線連接著,上方還有懸掛著閃爍燈光的儀器,正在接收著青年的思緒與想法。這些訊號會傳導到某個智能中樞管理區域,更會將那些資訊幻化成虛擬實境導入現實世界。

提供給青年舒適的生活圈或者提供X公司作為“可提供性能源”的材料之一,這名青年名叫千里,是一名高敏感族群(HSP)。

他是近幾年進入一個由X公司開發的虛擬實境,成為那邊的實驗對象與參與開發的“人魂”之一。

千里他自從最親近的父母與兄弟,因疾病或現實生活等因素,他們無法繼續照看已經成年的千里。

長期失業與長期處於高度敏感精神困擾的千里,他收到X公司的工作邀約,讓他有個安全的居住地與妥善的生活品質。但是前提是要對千里進行身體與精神方面的研究,當X公司的科學與臨床醫師們討論後,發現千里在平日裡,能接受到非常多的刺激性訊號,同時這些現象還會對一般人帶來一定的影響力。

所以千里被他們在各種實驗與測驗下,發現他與人際關係的相處下,自律神經方面波動反應非常強烈。還有逐漸記憶與身體器官以及睡眠狀況,有相當明顯下滑的趨勢。

這些情況讓千里精神一直處於委靡與消極,這讓X公司曾經想過放棄掉這個研究對象,但是有些人也留意到千里的共情能力,是那麼適合來應付一些焦慮病患的傾聽者。

只不過就像是一顆電池,當千里接受到更多情緒,他就需要更長時間的獨處與修復時間。
這對於X公司來說,也是一種弊端。所以,他們會特地挑選一些有權力與勢力的富翁,讓千里與他們以遠端方式,透過聲音以及虛擬實境方式,透過千里的安撫人心能力,來治癒那些人內心過往的傷痛與舒緩壓力。

長久下來也有些觀察人員對千里產生某些興趣,他們會在提供基本生活上物資以外,還會送給千里一些禮物。

只是他們被嚴格命令不能設法去靠近千里,還是有些人會寫些紙條或卡片,或者透過語音通話方式,跟千里互動聊聊天,或者分享一些他們內心的寂寞與抱怨。

千里總是靜靜聽著,有時他會笑出聲,他的聲音彷彿是種魔力,能夠讓人被他吸引住。有時千里需要寫出來一些東西,或者唱出歌聲讓精神的情緒得到適當的發洩。

不過這些都被X公司的老闆,強烈禁止將千里相關的作品與語音檔散布出去。

千里很怕跟人產生摩擦,這對千里過去的內心傷疤來講。是個永遠無法得到釋懷與復原的地雷,所以對於千里來講,他會不停接納別人對他的索取。

對於一直向千里任性索取的觀察人員來講,就是一個便利性的工作。他們不會太在意千里的反應或者想法,當然還是會有那種熱心腸雞婆的人,會覺得不應該這麼做,也會覺得千里太懦弱了。

每當千里痛哭流涕說著精神與身體哪個地方疼痛時,那間房間就會被噴灑出催眠瓦斯,然後戴著防毒面具的觀察人員,就會走進來替千里打鎮定劑。

將他挪到診斷精神儀器裡,在那裏千里會全身赤裸躺在機器上,臉上掛著呼吸器,將他大腦中的某些記憶刪除掉。再灌入一些偽造的記憶片段,讓千里腦部的精神得到緩解鎮定的作用。

其實千里的親戚們,在得知千里是(HSP)後,認為他就是個麻煩,不如賣給大公司換取一筆可觀的收入。

一直都清楚這些真相的千里,明白這世界沒有任何地方能接納他這種人的。所以他唯一的要求,就是哪天他死了。在死之前他都希望跟任何人保持距離,生活機能不能斷,他死後肉體銷毀後,請撒在湖底或大海裡。

當所有人都認為是千里的錯,無論他做什麼,無論他說什麼,人類都只會不斷反壓著他,要他認錯,要他道歉,要他誠心誠意。

千里埋怨過、怨恨過、祈求過、渴望過,他一直努力去適應這個與自己截然不同的世界。可惜,無數次的失敗讓他怯懦了,讓他放棄了。

當某一天,智能AI機器人來到千里身邊。看到的是已經眼神空洞流出血淚的千里,他坐在搖椅上全身發臭髒兮兮模樣,始終抱著懷裡那隻有些破舊的黑兔娃娃。

千里再也發出任何聲音,他某次在與某位迷戀自己的富翁家中,在他人沒發現的情況下,拿起陶瓷菜刀,弄傷自己的脖子,再也發不出聲音了。

經過醫療人員的搶救後,雖然維持住千里的性命,但是千里的暴虐行為不只會傷害到他人,也會傷害到自己,所以他懷裡永遠只有那隻黑兔娃娃。

AI機器人沒有自己的情緒,他的任務就是依照指令照顧無法自理的千里。

最初他跟千里一些相處互動上,千里一直都是安靜坐在那裡。有時連呼吸都會突然停下來,只能從安裝的感應掃描器,發覺千里的精神與心跳指數。

AI 發現千里的精神與情緒一直很低落,他知道千里說不了話,他會抱起千里讓寬敞的臥室,透過虛擬實境變得像是戶外的草地與樹木,還有千里喜歡的湖水以及微風吹拂的感覺。

他將關於千里以前寫的、說過的、唱過的,喜愛的任何事物都記錄在記憶晶片裡,他會不厭其煩對著千里說話,他會幫千里洗澡,餵他吃飯。

千里雖然不能說,但是精神方面系統還是敞開的,他能感應到自己周圍的一切,他飢餓會在AI勸說下,張開嘴吃下白粥跟青菜。

雖然偶爾千里眼角又會流下淚水,AI依舊會溫柔拿起面紙幫他擦拭,在繼續告訴他沒事了。

這些都是開發AI的工程師設定好的程序,也是這位白蕭想替千里這孩子做的事情。

白蕭從接手研究千里這名個案後,他就發現自己也被千里這個漂亮又乖巧的孩子吸引了。只是當他知道千里不能接觸一般人後,他一直都在透過隱藏式監視器關注著千里的一切。

他把千里從一名研究對象轉變成自己有私心,想寵溺疼愛的對象了,這種事情也讓他花更多心力與精神在工作上。

就這樣千里與AI生活再一起,有時AI需要進行定時維修,當白蕭注意到AI也有了自己的意識,有了一些想法後,他不確定在這個意外發展下,千里會不會有些其他反應。

當AI開始會做一些或說一些與程序無關的事情後,千里會轉頭望著有著人類五官面孔的AI,他會拿起紙跟筆跟AI開始交流。

曾經AI問過千里說,「難道你不想離開這裡,走到外面透透氣嗎?」

千里淡淡搖著頭,在繪本上用蠟筆寫著「我留在這裡是最好的,我只想留在這裡。」

AI 雖然能從晶片上得知該如何反應,但是不知從何時開始,他看著這樣的千里胸口會有種難受的感覺,他都懷疑自己是不是哪裏故障了。

等到定期檢查時,白蕭告知 AI說「那是因為你開始有“心”了,那不是我設定的程序或硬體設備,是你自己進化演變的。那是屬於你自己的,不是我給的。」

直到某日X公司撤離實驗基地後,想一把火燒毀所有的設備與研究資料,白蕭想起還待在那裏的千里與AI,獨自一人跑回那個漆黑地下室。

當火勢一發不可收拾建築直接倒垮後,被困在裡面的兩人依舊沒有被救出來。

這件事情也在各大新聞媒體喧染下,被揭發了X公司的非人道行徑與貪污的黑歷史,至於千里與白蕭的屍體依舊沒有被找到。

在一處隱密的密林裡,能看見一個手上抱著黑兔娃娃的青年,坐在草地上等待著某人來接自己。

當一個高大有著人類外表走起來卻彷如機器人的男子,提著一籃裝滿新鮮蘋果的水果籃,走到千里的面前,彎下腰伸手微笑告訴他說「千里,讓你久等了,我帶你回家吧!」

千里會抬起頭露出那張甜甜的笑容,伸手握著冰涼的大手,朝著一個精闢改造的小木屋走去,那裡會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戴著眼鏡穿著白袍的男人,微笑地望著他們。

─ END ─



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