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Kit
    而我只能寫信
    2020-09-02   回忆
    78

  忘記很難,思念太簡單。或許還會在未來某個剎念想起你,而我只能寫信。
  偶爾我會想,遇上你究竟是幸運的,還是不幸?十九歲的現在或許還想不出個所以然,畢竟在滿心滿眼都是你的時候,從何比較都會是幸運的吧。也許幾個感性的夜,會自暴自棄的怨懟你、怨懟自己,會很生氣地埋怨這段錯過的關係,但在憤怒冷卻後,剩下的不甘心與傷心,也只是一再說明我有多喜歡你罷了。
  天空蔚藍無雲,陽光透過圖書館的窗,渲染在我的微積分題目時,總使我不經意地憶起我們的高中時期。有時我坐在位置上計算三角函數,有時是枕著手臂趴在桌上休憩,又或著什麼都不做只是掛著耳機,但不論我坐在哪裡、坐著什麼事,你都能輕易的將我抽離我的世界,把我帶到人群,甚至是給我一份關於友情的回憶,最後給了我那些我未曾體會過的感情。
  這份感情的領略有些晚,剛好在你或許喜歡過我之後。其實我不太確定那句話是不是你給我的安慰,畢竟「曾經喜歡過」這件事,除了回到過去,沒有人能夠查明。但也是這句話,除了喜歡與等待,更多的情感回盪在我的心裡,不上不下的,一直到一年後的現在再想起,依然有讓我失去心神的威力。
  這一年除了時間的流逝,還發生了好多的事情。不去計算與你見面的次數,哪怕只是聊聊天的機會也是那麼少,所以我只在夢裡想起你,久而久之,那半畝天地成了離幸福最近的地方,所有與你有關的回憶,酸甜苦辣都能被嚼成蜜。
  醒來後,一首歌、一部電影都成了心情寄託,在我的空間寫著評論的同時,像是非刻意地把我對你的執著小心鑲進文字裡,在希望你理解與不理解之間來回擺盪,而我終於在這個夏天上岸,雖然上岸的方式令我有些不堪又狼狽。
  漸漸地我不再把自己心情寫入有你的空間裡,我自以為是地認定這樣能讓你比較沒有負擔。但其實你從頭到尾都只活在我的夢裡,所有我以為的體貼與快樂,對象都是回憶裡的你,當我們分道揚鑣的那一刻,其實我們已然成了陌生人,我們不再有彼此最熟悉的樣子,也不會再有那些默契。
  曾經,我在腦海裡寫下一封封給你的信。
  現在,我把那些文字寫進實體世界裡,不再有被你看見的盼望,也不再有虛幻的念想。
  手機還是那麼安靜,最終我闔上與你有關的一切,走進新的旅行。
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