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護身符
    說自我系列(2)- 冷漠的我
    2021-02-23   关于心情
    62

今天跟下屬午餐,我訴說著上級決定了我作項目擔當的事。

出發去用饍時,我詢問留在辦公室裡午膳的同事若時間到我們還沒有回來,有運輸來到要登記的請幫忙一下。

她回答說:「我不知道要不要出去用饍呀!」

得到這樣的答案,我只好跟下屬去近一點的地方用饍,好控制回來的時間。

下屬不忿:「怎麼要去求她?」

我說這不是求,是要求;若她故意不從也沒關係,誰知道什麼事情我會記在心中?

下屬抗議說:「她這個人就老裝可憐,出什麼事就只對老闆哭罷了。」

我回到:「好啦,將來她可要對我哭了;可我不吃這一套。」

嗯⋯⋯,這樣下來,年末的評核就換我傷腦筋了,不是麼?

確認我將是擔當的人選,下午我突然決定要回收所有非指名的飯券;一直非指名飯券我都由得同事自由拿去使用。可是,休假回來後,我發現辦公室氣氛已經轉壞至,他們每人除了自己的飯券外,各自保留一張非指名的。

這張非指名的,並非正常福利,她/他們已經據為己有當作自己的。額外的支出,不知哪天被高層們發現,會被罵個狗血淋頭。

為免將來換我受罪,於是我以項目擔當的身份,回收所有非指名飯券。

我跟下屬說,我作為擔當你們不會好受,工作上我是一板一眼,著重正規的主管;你們可以儘管拒絕執行我合理的指令,年末獎金直接反映你們的選擇。

即使是每天相對的同事,還是別抱有太多感情好些,這樣會讓自己左右做人難。

我寧願被說:我太冷漠、我太不合群⋯⋯,還有我太嚴謹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