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夏初
    伊所寓言
    2021-02-23   关于心情
    57

斜天的山嵐浮起一片糖雲,壓低帽舌,妳的眼睛站上去太陽的高度。

無人倉皇的棧貳庫,歲月拍潮,一層一層剝削,質裡灰黑夾層,腐蝕後微微的酸味道。從這裡站過去影子長度,泊堤時風吹了淡,陽光曬薄片影,說話的聲音沙沙啞啞,就只有煙捲還執著了不肯散去。妳說的無煙輕淡,我聽到了無言二字。像是妳常常提到的紅樹林,我聽是軟木塞,海岸線聽成了流沙牆;我們中間黑洞往來。

輕軌彎彎的趿伏動線,消瘦了城緣,聽依舊伊所寓言。

過年那幾天妳出雪隧,遲到了宜蘭平原最後一場冬雨。說無言窗欄宿雨,風聲條條,裝滿腹口袋的心情,妳知我知。過完年了節氣雨水,剖雲的陽光倒篋,妳頭上的軟緞妮帽猶然佛鍍,不洗金身。我在山亭外,聽妳的聲音催淚雨水。等妳穿上了NIKE 球鞋,旋身勁裝,準備打版圖樣拍屋,我才發現又一次在生活中遺失了妳。等到了三月還春,摘雪茉莉我和妳初遇,卻依然陌生著妳選課單上的肚皮孃,想不能已,吹灰了兩個人生態。

妳說,忙著就忘了。

也不是昨天、今天的事情了。每一次踏筆尋幽,秘境是我們的小方世界,眉筆塗影,看著妳迴轉身段。俗地裡熱鬧匠氣,輓歌偏執,悄悄的奏起。著迷於深奧的詞彙,炫弄氛圍,一再聽錯了天氣,站一邊是鳥一邊鳥籠,不解囚字。聽了彭羚的歌聲,聽不到斷腸,嗡嗡的無我自在,回聲裡殤痕。

妳說,別想多了,妳和我還沒完。

歲月一堵流沙牆,築高了兩個人世界,瀰散了妳我經緯,中間一屏紗望。像偶而我會騎車經過半屏山,灰質的沙丘築砌月貌,空氣裡鹽水膠著,簡配一副口罩,突眼看著前面迢迢路遠。看茫茫前景,妳站在的淺水灣,是我塗裝巷弄拼多久才拼得出一個完整的妳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