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夏初
    寒流來了,愛情打烊了?
    2021-01-08   关于心情
    137

前幾天妳去表演雲南民族舞蹈,我坐在台下目不轉睛看妳旋動身上一件大紅色的絲綢緞料舞衣,恰成對比妳淨白的小臉蛋雕著五官浮在了衣領上。我不禁感喟了起來,我把妳的美麗裝進來我的眼裡,但我和妳是不是還隔了一層夢的距離。我告訴妳,我不是很喜歡妳身上的舞衣顏色,虛華張揚,牽累了妳生活上原本洗染無塵的性格。但這就是世俗,世俗確實是需要脂粉水餅裝扮的。倒是妳頭頂上那一頂銀亮的軟呢帽子,帽沿貼片妳幾根參差額髮,俏皮的模樣完全就是妳老愛逗弄我的鬼胎還魂。我恨不能恨,氣了怕自己多生華髮,抬頭見紋;只能咬緊了牙,磨牙止癢。

昨天下午陪妳搭捷運到站劍潭,轉乘612公車到了天母商圈。下了車,一陣風掃過來,妳不由自主搓了搓手就又拽進去外套口袋裡說越來越冷了,這麼冷的天還要趕大老遠的路過來繳管理費,真是天殺的!說那個誰?Musk對不對?都已經在做載人太空旅行的計劃了。現在竟然還有人不習慣阿拉伯數字轉帳,一定要戴上老花眼鏡,滑手現金油墨才覺得真實。我說有妳這樣的,就不奇怪有其他的百款百樣人了。妳問我嫌妳怎麼了?我說我哪敢!但是妳潔癖!

回到家吃了小火鍋暖胃,敲賴問妳吃了沒?妳說吃了6個冷凍水餃。問說奇怪,以為妳會買海鮮吃的?妳戳好大力手機螢幕寫了還說!說妳前天才戒了吃活螃蟹的。又問妳是不是被螃蟹的腳鉗子螫到手了?妳說看著螃蟹在玻璃鍋蓋裡掙扎的樣子,突然覺得自己真成了不折不扣的劊子手。以後,斷殺生!我說妳那麼喜歡吃海鮮,少了螃蟹一味,有點可惜了。妳說,斷殺生,又沒說要斷吃念。眼不見為淨,動刀子的事交給屠夫就好了。

早上起床風吹磨砂子落地窗,刮刮刮的。問妳醒了?還睡著?妳說半夢半醒,睜眼睛躲在被窩裡冬眠。問要不要過去陪妳一起抱棉被?妳沒說好!但是,說要抱棉被要我自己在家抱自己的棉被就好了。原來,我又忽略了,我以為妳跟我一樣,不想也非非!還想問妳什麼,妳突然發文問我是不是川粉?我說川粉怎麼了?妳說脫序得諷刺!

之後,就沒了。丟掉了妳,也丟掉了我。剩下氣象預報,今晚到明天會是這一波寒流最冷的時間點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


Copyright © www.penpal.tw All Rights Reserved By Penpal筆友天地 以上內容皆由各著作權所有人所提供,請勿擅自引用或轉載,並僅遵著作權法等相關規定, 若有違相關法令請<關於我們->聯絡我們> 。我們將以最快速度通知各著作權所有人且將本文章下架,以維持本平台資訊之公正性及適法性。
載入中...
top↑